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林海谐缘

 找回密码
 人工审核注册
搜索
楼主: 林海缘

[转帖] [天涯]悲壮!!!为了先婚后性的伟大目标,我保护CN老婆的战斗史!!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3 00:4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即使是梁家小女放暑假了,陈志明也电话不断,关怀备至。现在因为梁家出事,他顺理成章地上门造访。丫买得起飞机票,比我到得还早。不但能见到自己的大咪咪女朋友,还能拜会老丈人和丈母娘,这笔账算的多精明,陈志明特地请了年假,说是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你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好不好?我只是来看看我的女朋友,顺便也更好地了解一下她。”梁丽霞和妹妹先进去了,我和陈志明从车上拿行李,我抑制不住自己对他的延误,说他来这里是居心不良。
  “了解什么?你是怕被别人占便宜吧?”
  “你也可以这样说。我很想她,不想和她分开太久。”
  “你这是监视她。”
  “不要说那么难听,这叫关怀。女人在无助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有人能挺身而出。”
  “那你是怎么表现你的关怀的?”
  “伤人的农民家里根本拿不出钱,这次梁家弟弟动手术加住院,一共花了8万多了,将来还需要钱,我带了四万来。”陈志明说,他给家里打电话了,说是如果需要的话,母亲会汇款过来,他的家长全力支持他这样做。
  
  我没有进梁家的门,直接开车掉头走了。
  
  我能想象梁叔一家见了陈志明那种惊喜——人模狗样,广州纯种,方圆二百里,估计就连城里的、省会的姑娘,也不一定找到这样的又帅又体面的老公。我更能想象梁家上下看到陈志明掏出4万块钱时的谄媚——人家还没娶女儿呢,这钱连订金都不算,而且二话不说,一掷千金。有钱又帅又有良好的血统,这样的女婿和我一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梁家以前觉得找到王家这样的就已经很满足了,现在,比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还兴奋,原来人外有人,世界上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我能理解梁丽霞那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思路了,她自己先亲身实验,觉得味道好极啦,然后端给妹妹吃现成的——我想到恶心,都快吐出来了。
  
  现在的城市,标志性建筑还是那些,但是街上的门面早换了,夜晚看去,居然也灯红酒绿。“这些年过得不好不坏,总是好像少了一个人关怀……”歌厅里传出鬼哭狼嚎的K歌声,路边小吃摊上,都是打赤膊的年轻人,喝得面红耳赤,赤裸裸恶狠狠地看着我的车缓缓开过。
  
  梁丽霞说得对,这个地方确实对她来说无可留恋,但是也不至于仇恨吧……
  
  我回到家,父母喜出望外。二位老人现在安享晚年,我找到工作对他们就是最好的报答。问东问西,吃这吃那,这一天我遭受的刺激不小,一躺下,罕见地没有想阿MAY,直接昏睡过去。
  
  
  回到家乡,我还是流氓。
 楼主| 发表于 2010-9-23 00: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家里呆了一天,就受不了妈妈的絮絮叨叨和父亲的旁敲侧击,他们还不如梁家人,梁家至少现在知道还有陈志明这样的完美女婿存在,我家人只知道梁丽霞。
  
  和冬生他们去歌厅长见识,去桑拿找小姐,不过我实在没有嫖的兴致了。武汉大学那次纯粹是喝多了,另外心里也很烦躁,我虽然不后悔稀里糊涂地丢了处子身,却很后悔没跟那女孩要红包,后来听说,处男去嫖,应该拿喜钱的。现在连喜钱也搞不到,还得掏钱。我吭哧吭哧把人家也弄爽了,还得给人家开工资,这么傻B的事情我再也不干了。
  
  但是喝酒还是让人痛快的事情。尤其是和一帮穿开裆裤就在一起的兄弟,有人尽管已经结婚了,但还是参与这难得的聚会。我们在城里吃喝玩乐,横行霸道,醉熏熏地开着车到处乱窜——我很欣喜地和冬生他们一起打CS。四年大学下来,我发现和他们的共同语言没那么多了,很难得还能一起找个事情做。人生难得有兄弟,今日重逢把酒欢,兄弟情谊都在酒里了,我只是临时回来,和报社请假了的,等参加了工作,没有寒假没有暑假,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再找到痛快喝酒的机会。
  
  阿MAY?嘿嘿,她老豆说了,对婚姻都有安排,说不定多伦多大学,已经有选好的女婿等着她了。梁丽霞?哈哈,娃娃亲是一个玩笑,她连自己妹妹的未来都能操纵,自然也知道自己要什么。我干嘛要问她爱不爱我这么傻B的问题。她连陈志明都不要,怎么可能爱我。我曾经同时拥有过两个女朋友,一个可爱,一个温柔。现在,我一个都没有了。兄弟们说,别那么多废话,在这里,只要你有钱,什么都能买得到。
  
  是啊,陈志明有钱,能帮梁家度过难关,也能赢得美人归。我现在什么都没有,还有什么资格谈情说爱?还人模狗样风尘仆仆的回来想帮助梁家,帮梁家干嘛?打架啊?现在拳头不好使了,钱才最好使。我一个穷光蛋,赤手空拳站在梁家,还没把自己当外人……啥也别说了,喝酒吧。
  
  我发现自己的酒量越来越好,以前喝点酒动不动就悲伤啊,欢乐啊,现在酒肉穿肠过,心中凉如铁。我看着眼前群魔乱舞,在酒精的刺激下,莫名地快乐。嗯,我好像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了,原来我去广州就是错的,装什么文化人,装什么有素质,我一时鬼混,一世流氓,根本就不应该去装那大尾巴狼、阿MAY的老豆看得很清楚,我就是个垃圾,一无是处,那么好的姑娘,怎么可能嫁给我。肯给我6万块,已经算看得起我了。
  
  不是“大白兔”就是“姐妹欢”,要不就是“大家好”和“情谊深”,我夜夜厮混在城里的小歌厅,不是这家就那家。大醉之后,搂着歌厅小姐呼呼大睡。一直到有一次,感觉有人拍我的脸,悠悠醒转,看见梁丽霞涨红着脸站在我面前。冬生把我一把拉起来,很大声地说,嫂子来看你啦!我看到梁丽霞的背后,电视里正在放劣质的MTV,一个女郎穿着三点式走来走去,一个歌厅小姐正在尖着嗓子唱《青藏高原》,和嚎叫差不多难听。
  
  我站起来,死不要脸地端起酒杯:“来,过来陪爷坐下一起喝一杯。”
  
  
  梁丽霞给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楼主| 发表于 2010-9-23 00: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泡了很浓很浓的茶,想把前晚的酒醒一下,在沙发上舒服地躺下,用DVD放《无间道》看。刘德华和梁朝伟果然老了,我记得当年在学校专门弄个本子抄歌词,还用彩色的笔,街上买来的明星贴画上,他们俩都粉嫩粉嫩……奶奶从卧室出来,搬张小凳子在电视前坐下,我慌忙找电视遥控器,一个个翻着,找到一个卫视台重播的《还珠格格》,她老人家看了四五年了,最喜欢电视里一惊一乍的小燕子,最疼爱动不动就泪如雨下的紫薇,她曾经说过,五阿哥特别善良,最坏就是那个容嬷嬷……
  
  奶奶当年九十高龄,除了耳朵不大好使,没多大毛病,所以看电视必须近一点。我不知道那一集是怎么了,小燕子被人用鞭子抽得皮开肉绽,皇阿玛龙颜大怒,反正是极其悲壮,奶奶看得唏嘘不已。好容易熬到结束,广告时间,我才能把电视声音调小一点。今天爸爸妈妈早早出门,说是走亲戚去了,留下我们一老一少,清闲自在。
  
  “你和梁家闺女,什么时候结婚?”
  “奶奶,我才毕业,没想过。”
  “你们还在搞对象吧?”
  “……嗯,搞着呢。”
  “那闺女性子烈,你让着她点。”
  
  我摸摸脸蛋,苦笑不语。昨晚梁丽霞是真发怒了,当年我把她按在地上,企图就地正法的时候,就领教过她的厉害,但是昨天那一耳光,打得我耳膜轰鸣,半边脸发麻,有过之而无不及。梁丽霞昨天进城看弟弟,打我电话死活没人接,后来是冬生接的:嫂子啊,二子跟我们在歌厅喝酒呢,你过来吧。结果就有了后来那一出,我颜面扫地,但是不知羞耻,挨打以后还是嬉皮笑脸。
  
  梁丽霞打完我后,一转身走了。
  
  我最近明白了很多事情,但也确实陷入了迷茫。阿MAY走后,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大学校园到处是孤独的哀嚎,满宿舍的寂寞,一教室的无聊,暴打游戏和下载电影是打发时间的好办法,但是你总要出门吧,总要行走吧。路上的双双对对,分分钟都在刺激自己孤独的灵魂。我是属于刺激别人的那种,阿MAY这样的姑娘很打眼,有她在身旁,我满是自豪感,虚荣一度膨胀到认为自己是最幸福的男生。没了阿MAY,我的虚荣消退,自卑又回来了。
  
  失恋的同时,是陈志明的成功对我的刺激。他和我同龄,没有复读且提前入学,早早进入社会,我和他从一开始就没在起跑线上,跑到一半的时候我就连摔了七八个跟头,现在让我再追他,一点信心都没有。
  
  冬生喝多了就对我掏心窝子。他14岁辍学,先去玻璃厂打工,后来学习修汽车,鼓动他爸卖了两头牛,凑钱开了个饭馆,现在23岁的他,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将近十年了。冬生说:我很羡慕你们大学生,有文化,有素质。不过作为一个生意人,我就算账,我这饭馆一年怎么也赚个十万八万的,你说你一个月4000块,你一年也就5万块,去了北京那地方,5万块钱你干什么都不够。有时候想不明白,你们上大学是为了啥。
  
  为了啥?我自己都不知道,当初我考大学是为了梁丽霞。现在,梁丽霞看起来是和我彻底掰了,我真的没想过大学对我意味着什么。人穷志短,我自从回来以后,开冬生的车,吃他馆子里的饭,出去逛歌厅进桑拿都是他掏钱,要不是因为过命之交,我一定会难过至死。我第一次开始思考做事情应该追求其意义和目的。
  
  还有半个月左右,梁丽霞就要开学了,我接到报社通知,九月中旬在北京集合。这意味着,我和梁丽霞从此一个北上,一个南上,别人眼里我们俩的冤孽,终于要走上尽头了。我从家里出来,无所事事,鬼使神差地溜达到医院门口,我想或许可以在这里碰到梁丽霞。
  
  18岁那年,在卫校那个垂柳婆娑,鲜花绽放的季节,梁丽霞身穿白裙,脚踩凉鞋和我并肩而行。她顽皮地背着手,在方砖路上玩跳房子,一边跳一边和我讲话。我在和她说话时,脸红心跳,磕磕巴巴,我在那一瞬间爱上了这个女孩。然后……然后我就奋发图强,发誓要和她在一起,我企图悔过自新,做一个优秀的男生,堂堂正正地赢得她的芳心。我被嫉妒的火烧昏了头,我苦苦逼问她为何移情别恋,一怒之下自己也另交新欢。再后来,阿MAY出国,我从大学毕业,从所谓的象牙塔跌回残酷冰冷的凡间。我落个两手空空,梁丽霞也苦心用尽,没有换来我浪子回头。
  
  我不是故意放纵堕落,以此来刺激梁丽霞。我见过不少哥们在女生宿舍楼下醉醺醺地大喊:XXX,我爱你!不要和我分手……不但傻B,还很丢人。据说因为失恋还有自残自杀的,以此赢得心上人的同情,从而重获芳心。我和他们不一样,自从和阿MAY在一起后,我就盼望梁丽霞有好的归宿。
  
  我没有主见,不代表我就缺心眼,我以前以人品论英雄,斩断了她和陈志明的情丝,又以世俗道德为枷锁,套在德仔身上逼他内疚。我不是出于嫉妒,而是出于爱护,即使我不能娶到梁丽霞,我也不希望她嫁个不靠谱——现在看来,即使是卫校那个痴情的丑八怪“娘娘腔”,也要比我好上几百倍。
  
  这样也好,及早让梁丽霞对我绝望,我不想再耽误她的前途。我已经毁过她一回了,现在我自己没有好的下场,不希望她跟我这样纠缠不清,到最后落得一无所得。我的流氓嘴脸她曾经见过,再次见证。我觉得,这回,她应该彻底死心了。
  
  我是一个人渣,有什么资格要一个好媳妇。
  
  我要和我的“媳妇”做最后的道别,从此两不相欠!
 楼主| 发表于 2010-9-23 00:4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梁家儿子在病床上没心没肺地躺着,梁爸和梁妈都在,我爸我妈居然也在。
  
  以前别人问我属什么的,我会说我属我妈的。我跟她老人家有些地方太像了,比如做事情一根筋,认准了一件事,不搞个石破天惊不罢休。在认死理儿这条路上,我妈一路狂奔了一辈子,她有强烈的自尊心,或者说,她坚守自己心里的底线,换来我对她一生的崇拜。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穷,不怕破,她怕的就是失去尊严。
  
  跟人要账时表演闹剧,满地打滚加鼻涕横飞,我妈觉得这不丢人,要的钱是咱应得的,我只不过通过这种手段拿回来属于自己的东西。丢人的事情很多,退亲在她看来,是最大的一件。
  
  我妈一直没有放弃娃娃亲。
  
  在她看来,这门亲事根本不是儿戏,当初是举行了仪式的,举头三尺有神明,两个人是磕了响头的。后来虽然我妈没有拒绝退亲,但是也没答应啊。她觉得,现在儿子也大学毕业了,两个人应该结婚了。
  
  今天来送礼金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块,正式提亲。我妈的智商不是一般的高,梁家如今深处水深火热中,急需用钱,现在来提亲,我妈拿报纸包了现金直接杀到医院,真够狠的!当初梁家带钱来退亲,今日王家带钱来提亲,风水轮流转,你可以落井下石,我就可以趁火打劫。
  
  我憋了一肚子的话要对梁丽霞说,进了医院却被这阵势弄得大气不敢出。
  
  “兄弟,咱今天废话不多说了,您就给个痛快话。我家小子现在也在,你要是答应了,我们这就筹备婚事。”我妈逼得很紧,抱着必胜的决心而来。
  “嫂子,您看现在这情况,我儿子还没出医院呢。能不能缓两天。”梁叔虚伪了,陈志明现在估计还在他家住着呢,我这样的他已经看不上了。
  
  墙倒众人推,遥想当年,王家工厂初开了,意气风发,财大气粗,村里哪个不敬,谁人不夸。能和村里首富结亲,老梁家面上有光。现如今,王大厂长年事已高,王家二少虽然大学毕业,但前途茫茫,能拿出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块,这已经是强弩之末了。陈志明的话犹在耳边:我先带了四万块给梁家应急,不够的话,家里还会给——我在一瞬间明白了今天的格局太惨烈了——我妈今天抱着必胜的信心来提亲,实际上却是来受辱!
  
  “妈,咱回去吧。”
  “你闭嘴!”
  
  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妈却不知实情,非要求个结果。梁丽霞和我一样惊恐,两人四目相对却一筹莫展。我妈性子太过刚烈,如果今天一张老脸掉在地上,我真怕她一回去就上吊自尽了。于是我上前磨我妈,甚至撒娇,说咱改天再说。
  
  “二子你让开。梁兄弟,今天你要不给个痛快话,我就不走!”我妈豁出去了。
  “嫂子……和你说实话吧。我儿子这次住院,我二闺女的男朋友专门从广州回来,添了不少钱,我们家现在不缺钱。你呀,还是留着这钱养老吧,啊,赚钱挺不容易的。”梁叔的嘴脸我前所未见,“你家孩子挺不错,但是你也知道,这种蹲过号子的人,我们……”
  我们全家都被这话戳碎了心。
  “梁叔,您也别这么说我,当时的事情您知道的。”我全身都开始哆嗦了,牙关咬得格格作响,我把眼光投向梁丽霞,希望她能帮腔,但是她目光呆滞,面如死灰。
  “嫂子,你管教不严,儿子在外面混成小流氓,我们也不是一点都不知情。咱们一码归一码,当时确实帮衬了我们梁家。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不是早就退过亲了吗?这事情都过了几年了,您又来给礼金。这……嘿嘿,不能要。”梁叔说着,把床边的报纸包的八万块钱像丢垃圾一样,丢在我妈怀里。
  “妈,咱们走吧……”我都快哭出来了,拉我妈的手,她早就惊呆了,一动也不能动。
  “嫂子,你回去吧。你们家再怎么说也是个大学生,肯定能找到媳妇儿。去外地上班好,外面的人不知道他是强奸犯。……”他还在说。
  
  梁丽霞的爸爸,那个满嘴喷粪的农民,羞辱了老王家全体。
  
  我搀着我妈失去魂魄的身体,慢慢地往家里走。
  
  梁丽霞,我们彻底完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9-23 00: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妈妈病了。
  
  真正伟大的人不一定要做出轰轰烈烈的事,也可以只是养育自己的儿女,教育他们正确成长。她这辈子吃过的鸡蛋连几个都数得出来,肉类基本上不吃。“我不爱吃,吃了消化不良!”这是妈妈的口头禅。小学有篇课文,说小明的妈妈每次都只吃鱼头鱼尾,说自己爱吃,长大后小明孝敬地给他妈夹鱼头:妈,你最爱吃的——我妈妈的故事比这个感人,她一辈子都没吃过一条鱼。
  
  妈妈说,二子啊,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我们村还搞生产队,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全家饿得哇哇叫。我下地干活赚工分,把裤管用草藤扎住,偷偷往裤管里塞玉米棒子,你哥哥和你姐姐就是这样喝棒子面粥养活大的,我们家啊,就你没遭过罪。
  
  妈妈说,天塌下来也得吃饭,但是在吃饭的时候,我们让她吃菜吃肉,她却说:不吃那一口又不会死人。她的节俭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即使是我家生意兴隆财源广进的时候,她从来不在饭桌上吃饭,说这是守规矩,女人不能上桌子。一家人过年举杯同庆,她一个人端只大碗蹲在厨房喝稀饭,说是现在不想吃饭。我一度讨厌她的过度节俭,嫌她破坏欢乐的气氛。
  
  妈妈说,再穷也得爱干净。她有洁癖,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被子褥子什么的拿出去晒,还拿笤帚抽打,她的理论是,细菌被太阳晒了就开始爬了,我一抽,它们就被震落地上了。我从小就整洁干净,老师喜欢搂着我亲,说我身上有香香的肥皂味,还有太阳的味道。
  
  妈妈说,……
  
  妈妈现在什么都不想说,她躺在床上不停地昏睡。以前当我犯了错,妈妈就不理我。“妈,我错了。”我说,我觉得这样她就愿意讲话了。妈妈摸着我的脸,挤出一个难看的笑:“二子,你没错,是妈错了,妈就不应该给你订这门亲事。是妈害了你……
  
  医生来看过,说是需要休息静养,急火攻心,身体非常虚弱。我每天跟着爸爸学做饭,从电视里学煲汤,吃饭的时候就扶妈妈起身,让她靠着枕头,我一口一口喂她,像小时候她一口一口喂我一样。我和她说我在学校的见闻,给她讲我面试时的傻样,还告诉她广州的电梯多帅,立交桥真多,我告诉她火车上真挤,公园里多闹,我告诉她白云山据说有神仙,黄鹤楼传说倒下过。妈妈一辈子没出过省,我发誓以后一定要带她见见世面。我要带她去看天安门,游故宫,我要带她坐飞机,乘渡轮。
  
  一个星期下来,妈妈病情好转,又开始有说有笑了。她一辈子照顾人,躺了七天,就觉得很内疚了。我妈说,将来要老得不能动了,直接上吊就死了,免得给大家添麻烦。她的话连奶奶都听不下去了,呵斥她别乱讲话。妈妈还说,她一定要好好活着,不会被气死的,她要看着我成家立业,还要帮我带孩子呢。
  
  “二子,我想了想,你梁叔说那话,很难听。但咱是大学生,别和他一个农民计较。梁家大闺女真的挺不错的,妈现在还是喜欢她。我想明白了,梁家当初来退亲确实有愧于我们,但是咱们趁人家儿子住院去提亲,也不地道。本来是顶平了的,但是他说你强奸……”妈妈说着说着就哭了。
  
  “妈一辈子都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我好憋屈啊……”忍了几天,我妈终于崩溃了,嚎啕大哭。
  
  我踹开地下室的木门,在杂物中翻出双管猎枪,出门骑上我爸的小绵羊,直奔村里。
  
  姓梁的,老子弄死你!
 楼主| 发表于 2010-9-23 00:58:3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知道这年头,还有谁T-M动不动就真刀真枪的干?”
  “傻B-?”
  “对。不愧是大学生,一点就通,我本来想说你来着——再问一个,你知道有谁订了娃娃亲都被人踹?”
  “……我。”
  “本来我想说傻B,不过你这么说也对。”
  
  我扑了个空,梁家大门紧锁,忘了他们家倒霉孩子在医院,全家人估计都在城里,陈志明估计早带着他的大咪咪女朋友回广州了。我本来像打了鸡血一样不顾一切,回城里的路上,却像斗败的公鸡一样泄了气。一冲动差点又酿大错,万一真的轰了老梁,我估计就毁了,我妈一伤心,估计就真的一命呜呼了。
  
  去了饭馆,冬生把我用麻布包着的猎枪藏起来,陪我喝酒。
  
  冬生教育我,孝顺是对的,但是不讲究策略就是傻-B的。这个没什么文化的年轻人,论年纪比我还轻,但是社会历练加上天赋异禀,现在把我训得脑袋跟捣蒜一样,觉得他的话虽然粗糙,但是绝对有理——一个乡巴佬进城强压地头蛇,把饭馆开到车水马龙,这靠的绝对不只是勤奋,还有世故、奸诈、左右逢源和见风使舵。
  
  当年他有三不原则:不单挑,不吃亏,不报仇。看似矛盾,实则饱含哲理。不单挑就很少仇家,少了仇家就少吃亏,少吃亏就少仇恨。他体格没我壮,但脑子比我活。和他一起辍学的一帮小青年,还在玻璃厂玩儿命地吹玻璃杯呢,他早早就脱离苦海,连当地歌厅老板娘都劝不住,直接杀进城里发展。
  
  按照他的逻辑,报仇不是要人命,而是伤人心。“我跟你说,这年头都讲钱,老梁人家其实也没错,广州仔出手那么大方,你T-M比得了吗?人家那样羞辱你们,本来就是你们活该,再说了,你早点和你妈说有陈志明这么一号广州公子哥搞完姐姐搞妹妹,你妈就不会傻呼呼地跑去医院找气受。”冬生的话说得我直喝闷酒,“说到底,你妈是被你气病的。”
  “别T-M说了!”这孙子怕我听不懂,还补充一句,气得我回嘴。
  
  冬生年底要结婚了,老婆是媒婆介绍的邻村姑娘,小学毕业就在家耕田了,没文化没抱负。我问过冬生,你怎么不找个好点的,冬生回答:比我学历低,我很满意,太聪明了我怕弄不住,要是找个你们家梁丽霞那样的,我这辈子光受气就够了。说得我哑口无言。
  
  “你TM才二十三,这么早就结婚啊?”我想岔开话题。
  “我们村比我早的多的是,我这算晚的了,”冬生的话让我理解我妈急着提亲的原因了。
  “你不再挑挑了?”
  “挑什么啊?黄花闺女,老实人家。我见过,奶子大屁股圆,”冬生两手比划了硕大的一个圆,“喏,圆得跟磨石似地,一看就是生娃的好材料。”
  “去你-妈的,哪有那么圆的屁股。你和她有爱情吗?”
  冬生一口啤酒差点喷我脸上:“大学生,你去了大城市随便拽词,回来了可别文绉绉的,什么爱情啊,能当饭吃啊?人一辈子就那么回事。我还喜欢张柏芝呢,她嫁给我吗?我们这种人,凑合凑合就一辈子。跟你们没法比,你们不一样,想法多。”
  “别TM臊我。”我是真的不好意思了。
  
  冬生酒量其实真的一般,三五瓶啤酒下肚,话越来越多。他帮我分析,我妈气病了,表面上看,是因为梁叔说我是小流氓,实际上是提亲被拒了,丢不起这个面子。“我觉得啊,治你妈-的心病,还是得找一个人——梁丽霞。”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我就火大:“去你大爷的,当初不就是听了你的,老子都蹲号子了,差点成了强-奸犯。”
  “那是你傻-B,我当时怎么出的主意?”
  “睡了梁丽霞啊。”
  “老子让你去强-奸了吗?”
  我哑口无言。
  
  年仅二十三,从15岁就开始过上性生活,冬生说,他到现在根本不记得和多少女人睡过了。我骂他简直就是种猪,他说那也不对,种猪配母猪是被逼的,他这个是自愿的,应该叫他种男。阿MAY当初怀孕,我慌了神,跟他一说,这孙子很无耻地说,不是人流就是药流,打胎跟感冒似的,打完就好了,这算个屁。也就是他的从容,导致我和阿MAY当初肆无忌惮毫无内疚地扼杀了一条未面世的生命。
  
  “兄弟,你妈-的心病得从心医,梁丽霞快开学了吧?我再给你支个招。”
  “啥?”
  “睡了梁丽霞。”
  “你妈-个B……”
  
  我开始后悔和他谈话了,这孙子除了做-爱和赚钱,好像这辈子就不干别的事情。冬生起身把餐馆门关了,对我说了一通卑鄙下流却让我折服的话。
  
  “我的话粗,但是掏心窝子。女人这东西,和田一样,你不浇水,根本就不给你产庄稼。生娃算是收成,你们说的那爱情也是。你想想你和那广州妞好的时候,吵完架一睡觉,不就又好了吗?搞对象不是交兄弟,除了情义,还得睡觉。你和梁丽霞这点破事,老子都快听出茧子了,你T-M蠢得跟猪一样,梁丽霞当初已经想明白这个道理了,开了房要和你睡,结果你笨得还不如猪,折腾一晚上插不进去。
  
  我们这些看热闹的都替你们俩着急。上大学是不是上到你脑子进水了?怎么什么都不懂。梁丽霞对你那叫爱得深沉啊,人家一直想让你学好,你TM就是不懂,还去搞广州妞,我给你说过无数话,你就TM知道这个,还说我是种猪呢,你想想你是个啥?
  
  这个人迟早是你的,将来哪怕不是了,你睡了她也不亏。就冲那天在歌厅那一巴掌,我敢保证,只要你有话好说,连哄带骗,梁丽霞肯定愿意和你睡。你TM别动不动就二百五,人家不愿意还硬来,老子识字没几个,什么是犯法的可全都懂。
  
  你回去好好想想,剩下没几天了,抓紧时间把梁丽霞睡了。”
  
  我崇拜又感激地看着这个烂人,觉得他虽然两次出的馊主意都一回事,但却赛过诸葛亮。
  
  睡了梁丽霞,救我妈的命!

山村里一对老夫妇很害怕:西厢房的电灯总是半夜自己亮一会灭一会。村里都说他们家闹鬼,连驱鬼法师来了,都没能奏效。
  这可咋办呢?
  ……
  是啊,咋回事呢?我憋着一泡尿,任凭厨房小砂锅里的中药熬到咕嘟咕嘟响,就是不想离开沙发,想知道结局。连广告带主持人废话,这个鬼故事讲了快TM一个小时了,搞得我又害怕又想知道结局。
  终于,公布原因了:经过专家考察分析,老夫妇家里的电灯开关年久失修,保险接触不良……
  
  你妈-的B!
  
  我起身赶紧去撒尿,然后给我妈端药喝。《走进科学》也进入我的黑名单,以后央视的节目我只看《动物世界》了。
  
  我在家里足足一星期没出门,每天除了给妈妈熬药,做饭洗衣服,就是看电视。我的逻辑极其混账,以为和梁丽霞XXOO了,我妈的病就会好转。那天我和妈说,我和梁丽霞好上了,您就放心吧。我妈却说,除非她过了门,不然心中一口气始终憋闷着,难受!我暗暗苦笑,我那可怜的老妈算是钻进牛角尖了,只认这么个儿媳妇,但是,她知道了真相以后,恐怕真的要一命呜呼了。
  
  
  事不过三。
  
  第一次我想硬上,梁丽霞不愿意,还告我强-奸。第二次梁丽霞主动,我也没硬上,可就是没搞成。这一次……这一次要再不成事,那就太邪门了。冬生的饭馆分两层,楼下开店,楼上住人,大晚上的,红烛四支,歌声曼妙,我特地开了红酒,厨子弄了一桌好菜——办事的好地点。梁丽霞对我妈的病心有愧疚,与我产生矛盾后也没有及时沟通,即将分隔两地,一约就同意——办事的好时机。
  
  我举杯敬梁丽霞,没有你的鼓励,我就不会考上大学,也不会有北京工作的机会,总体上讲,我的感激大于一切,先干为敬。我再次举杯,我们这么多年,没有感情也有亲情,一起也算经历了点事儿,总体上你包容我多过我关怀你,先干为敬。我三次举杯,虽然两家目前关系尴尬,但那是老人们自己找不自在,和咱们没关系,咱们即将奔东西,希望明天会更好,先干为敬。
  
  三杯酒下来,梁丽霞两片红霞飞上腮,目光游离,呼吸加重。她说我们之间有太多的误会,我说咱们自己人不说那么多,全在酒里了……我觉得吧,酒后不会乱性,却一定能壮胆。我大胆地拉椅子坐在梁丽霞身边,拉着她的手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我用热辣辣的眼神逼视她,让她娇羞却无处闪躲。接下来……
  
  在那个专门布置床单被罩窗帘桌布焕然一新的餐馆二楼卧室,我和梁丽霞终于不能自已,一开始我以为自己只是演戏,到后来却发现明明是很渴望这一场激情。自从阿MAY走后,我还没有过如此强烈的欲望,我如此渴望占有一个女人,她的额头,她的眼镜,她的嘴唇,她的脖子,她的胸脯……梁丽霞也再没有此前的矜持、抵触和挣扎,她似乎卸下了无形的负担,全情投入我营造的情欲之火,甘愿就此被烧成灰烬。
  
  ……
  
  “你醒着吗?”我几乎听不到梁丽霞的呼吸。
  “嗯。”
  “问你个事。”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
  “哦……”
  “我不是处女!”
  
  
  我在黑暗里苦笑。是不是处女我自己会分辨,尽管我这辈子都没和处女上过床,尽管我以为今晚我会和处女上床。我想问的是,谁干的?谁TM干的?谁在我之前睡了我“媳妇”?德仔?陈志明?还是“娘娘腔”?
  
  “那个人,对你就那么重要吗?”梁丽霞的声音平静得如同无风的湖面。
  “难道对你就不重要吗?”我反问。
  
  梁丽霞用被子裹着自己,眼镜看着黑暗处,一字一顿地说:“我根本不知道那人是谁,16岁那年,我被强-奸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人工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林海谐缘论坛 ( 豫ICP备07015145号 ) |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 管理员:linker(QQ:80555546) 群:3067918

GMT+8, 2020-9-28 11:17 , Processed in 0.030044 second(s), 3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