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林海谐缘

 找回密码
 人工审核注册
搜索
查看: 535|回复: 2

射雕英雄之老顽童前世今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20 11:3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名字叫做周伯通,老顽童是江湖上的朋友送我的外号。

  周伯通这名字,是我的第二十三代孙子,作家**给我取的,他曾经根据我的事迹写了一部小说叫射雕,相信你们都看过。作为小说中的人物,我只能用他给的名字。

  老顽童这个外号我可就不喜欢了。说我老其实真是冤枉,因为我自己多大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凭什么就说我老了呢?第三次华山论剑的时候,小姑娘黄蓉说过一句话,说你都一百零三岁了你该成家了。这之后我只记得门前的桃花开了二十七次,又谢了二十六次。

  现下正是桃花烂漫的时候。我的门前种满了桃树。桃花开的时候,我的小屋就被淹没在一片绚丽的云霞之中。过不了几天,桃花就会谢了,那时候就再也没有云霞了。只剩满地的花瓣。

  再然后花瓣也会没了。

  我现在住的地方没有变,还是在一个叫做百花谷的地方。既然叫百花谷,那么我的门前有桃花当然不足为奇了。可这并不足以解释为什么我的门前全种的是桃树。

  当然是我有意种的了。我把门前全种上桃树可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我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随便的人。这么说可能有人不太相信,他们以为我只是老顽童,以为我成天只是嘻嘻哈哈。

  或许是我变了,不过千万不要奇怪。当你看着自己的头发黑了又白,白了又黑;当你看见过一百多次的花开花谢;当你注视着身边的人们一个个从鲜活的少年逐渐长大,逐渐衰老,逐渐死去,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可奇怪的。白发可以重新变回黑发,鹿可以说成是马,连当年号称武林第一高手的东方不亮西方亮同志都“为练神功,挥剑自宫”了。

  在时间面前,没有所谓怪异,所谓神奇。

  在历史面前,没有所谓英雄,所谓不朽。

  我看见的只是一堆堆坟冢,淹没在荒草之中,连墓碑上的字迹也都已经斑驳不堪。对此我想了很久才慢慢明白,什么盖世神功,什么武林至尊,都只是一场梦。

  二

  老顽童是我以前的绰号。也就是说现在不叫老顽童了。其实是因为没人敢在我面前这么叫我。因为他们怕我。因为我的武功现在天下第一。

  因为叫我老顽童的人已经死了。

  黄老邪肯定是要死的,皮里阳秋的,我最看不惯了,他不死谁死?

  段皇爷老和尚也该死了吧?一个出家人,应该看透红尘,彻悟生死才对嘛,还死皮赖脸活那么大岁数,早该死了。

  杨过和小龙女也得有六七十了吧,就算不死,天天呆在古墓里,就面对面坐着你看我,我看你?还不闷死了!

  郭靖黄蓉也死了。

  所以我在门前全种上了桃树。每年桃花盛开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桃花岛,想起被囚禁在桃花岛上的日日夜夜,想起那些年的种种纷争。这一切,都已经像梦一样渐渐远去了,终于遥不可及。

  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那些年大家都那么傻。那时候大家都还活的好好的,人人都青春年少,人人都活蹦乱跳的,却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打打杀杀。死者已矣,只有我一个人每天坐在黄昏里,追忆着那些青春年少的日子。

  三

  瑛姑也死了。

  世界上总有人在不停抱怨,抱怨痛苦太多,幸福太少;抱怨痛苦太长,幸福太短。他们不知道,其实真正的幸福,哪怕只拥有一瞬间,也已足够。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

  瑛姑在百花谷里住了九年。九年的时间在我这一百多年来的生命里,确实太短了。不过我已经说过,有一种幸福,哪怕只拥有一瞬间,也足够一辈子时间去回忆和感受的了。

  我在回忆中度过了十几年。我希望用一生的时间去追怀那份幸福,可是我的生命已经没有多少了。我在回忆中日渐衰老,日渐萎缩。我想起清代一位文学家说过的话:一生幸福,九年占尽,九年用尽。

  每天晚风开始习习吹起的时候,我就会坐在夕阳余晖中的桃花下,看着她们一朵一朵展开笑颜,又一片一片地缓缓落到地上。这时候我就会想起一百年前的那个夏天,想起月光下那张俏丽的笑脸,想起那些充满情欲的夜晚。

  那似乎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

  我每天不断温习着那些片段,却常常什么都记不起来。记忆一天天的渐渐远去,却又牢牢地攥住了我的心。

  或许,不是记忆攥住了我的心,而是我拼命想抓住记忆中的某些东西,结果什么也抓不住。

  只有在记忆里,我才感受到了生命的真实,似乎只有那些日子,才是我活生生的存在。眼前的一切,桃花,晚风,都如同梦一样恍惚不可捉摸。

  四

  瑛姑死后的十几年里,我每天都会坐在门前的石凳上发呆。

  在遇到瑛姑之前的二十年,和中间的那八十年,全都白活。

  我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或者说是一个逃避责任的男人。

  何况当年我还很年轻。

  只要年轻过的人都知道,有些事,在有些情况下是不可避免的。人类的情欲和虫鱼交尾一样,是“天行有常”的自然现象。

  当年的我血气方刚,当年的瑛姑也是血气方刚。这样的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到了一起,还能有什么好事?

  比武喽。于是我们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结果就像大家能猜到的那样,自然是我赢了她输了。于是她非缠着我教她几手。于是我只好手把手的教了她几招。于是,就像大家能猜到的那样,那件事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说实话我的第二十三代孙子,作家**在写《射雕》的时候,忘了一个细节,或者他根本不知道这个细节。当时瑛姑在让我教他武功之前,曾说过一句话,大意是既然我的功夫这么高她的功夫那么低所以她要拜我为师云云,我没有答应。我当时正对瑛姑的美貌垂涎三尺,她一说拜师的事,我当然一口回绝了。可千万不能结成师生关系。要知道,我们那个年代礼教什么的还搞的挺严格,当年著名的浪子杨过想泡他师父小龙女,就被大家拒绝了,所以他们俩只好躲到深山老林里去做野人去了。

  说实话当年这起作风不良事件的发生主要责任人怎么说也是我。全真功夫变化无穷,随便拣几招教教就能把她打发了,可我教她的却全是什么“黑虎掏心”这样的招式。

  说实话当年瑛姑真的太美了,我现在回想起来还热血沸腾。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年她的样子,只记得一看到她,浑身立刻燥热起来。当时在场的除了我还有段皇爷和我师兄王重阳,不知道我师兄是不是和我一样燥热来着。

  五

  提到我师兄王重阳,我又想起了一件事。

  当年做那事时,我在手忙脚乱的空隙里,突然听见自己的胸腔里擂鼓一样的咚咚声,很感到不解。而且更奇怪的是胸口一下一下的疼,就像真的有人在我的肚子里边敲敲打打一样。我低头一看,才知道原来是瑛姑的手指在掐我呢。

  我想说的就是当年我的心跳得厉害,这其中的原因我想了很多年,也问了很多的人,还是不大明白。可能一来是因为激动和羞涩,二来多半是因为惭愧。

  段皇爷对我不错,所以我在和他的女人偷情时很惭愧。瑛姑对我也不错,所以我在和她偷情时很惭愧。他们都对我这么好,我却只顾着干坏事。所以我很惭愧。这说明我本性淳朴,良知未泯。

  不像我师兄,害人家林朝英得了相思病却又拍拍屁股去做道士了。这是武林历史上最为臭名昭著的“始乱终弃”。

  我的名声虽然不怎么样,可是再怎么说也只是个老顽童,比起什么邪什么毒可好多了。听说以前江湖上还有个大坏蛋却得到了一个外号叫“君子剑”,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难道一个人的心眼好坏不是大家一眼就能看穿吗?古人还说过,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成为老顽童当然是成年之后的事。在这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是个真正的顽童。然后师兄王重阳收留了我,从那以后,我获得了一种新的身份,光彩照人:王重阳的师弟,十佳青年,武林新秀。

  我本可以按这条路一直走下去,然后成为高手,成为大虾,成为一代宗师,甚至成为一种我想都想不到的牛人。

  就在我二十一岁那年,这条路不知怎么的绕了一个弯。这个弯绕的太过突然,让我在好长时间里不知所措。

  二十一岁那年,我看见一代高手把一名婴儿折磨的死去活来,我看见一代宗师由于吝惜内力而见死不救。为了得到所谓“天下第一”的称号,为了得到几张叫做什么什么经的破纸片,他们拿一名陌生的婴儿的性命来做了一场赌博。

  这场赌博的赢家我已经不想知道到底是谁了,或者是裘千仞,或者是段皇爷,或者是王重阳,那已经不再重要。谁得到天下第一的名号,谁得到九阴真经,对我来说都一样。

  在这场赌博中,与世无争的我们,我和瑛姑,成了彻底的输家。

  六

  面对悲痛,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忘却。忘却不是逃避。忘却只是为了忘却,忘却悲痛,忘却仇恨。

  九阴真经也罢,一代宗师也罢,我从来没想过为了一些没用的东西而让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

  背后冷笑也罢,当面讥讽也罢,别人爱怎么着我已经没有一点兴致了。

  从此我立下毒誓,做了一名游戏人间的老顽童。

  我做到了,所有的人都以为我做到了。可我骗不了自己。我一直在逃避,逃避夜深人静那揪心的痛。

  后来我在江湖上到处游荡,一荡就是八十年。我看见了很多奇怪的事,再后来什么事也不能让我奇怪了。江湖上依然有人不辞辛劳爬上华山去论剑,依然有人成为大虾,依然有人叫君子剑,依然有人为了几张破纸片争斗有人在别人的赌博中莫名受到伤害。

  我无力改变一切,我唯一能做的只是当一名老顽童,在尔虞我诈的人世间,在血雨腥风的江湖中自得其乐。

  后来我就垂垂老矣,更加安心地做一名老顽童了。

  再后来我会死去,去向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那时候我会再见到瑛姑,再见到师兄王重阳,再见到洪七公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可是我不知道,在那里的世界,是不是还有欧阳锋和咬人的毒蛇,还有裘千仞和九阴真经?

  逝将去汝,适彼乐郊;

  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发表于 2008-12-21 00:3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晕~写得相当奋青......
发表于 2009-4-22 16: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如戏,及时行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人工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林海谐缘论坛 ( 豫ICP备07015145号 ) |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 管理员:linker(QQ:80555546) 群:3067918

GMT+8, 2020-8-14 15:35 , Processed in 0.042849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