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林海谐缘

 找回密码
 人工审核注册
搜索
查看: 1163|回复: 1

思念的場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1-6 09: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懼高的貓

我們沒有原點,在迷路的地圖找失落的路標,忽略立在草叢裡,「禁止遊泳」的危險標誌,掉入無底的黑暗池裏,越陷越深,沒頂時才明白遊泳不是我的天份。

迷糊從夢裡醒來,昏沈的腦袋仍無法行使反應作用。遠方傳來雨聲,逐漸接近,我睜開眼,又閉上。雨的氛圍籠罩我,飄浮在水滴落的波紋中,潮溼的氣味裡有熟悉的你。

夏天來臨之前,總得經歷一場雨季,而你是我一場渡不過的雨季,無人替我撐傘。將往事剁碎像撒了一把茴香摻入一鍋熱湯,香氣四溢,思念的氣息從我身體滿溢。



我們隔了些距離並坐著,像兩個沒有共同話題的朋友,為彼此間尷尬的氣氛感到手足無措。我凝視遠方湖面的一點,如釣魚的人把釣桿甩向有些距離的湖面,定點落下,保持冷靜的等待。如今見面,隻因為想知道發生這一切的答案,關於你的方面,是我怎麼去揣摩也找不著貼近你的小道。

好長的一段沉默,我望著水面的那點,等待魚兒上勾的輕微震動,你侷促不安地磨擦雙手。一會,你動了一下,想要坐得靠近些,我也跟著移開,維持兩人的距離。是的,早該保持距離,才不會越了界,讓自己討厭自己。

你終於忍耐不住,開了口。
「你要做我的女朋友嘛?」
上勾了,卻不是預想中的小魚,獵物出乎意料的大,吃了定心丸的我也慌了。

「嗯,這就是你想了半個多月,想要跟我說的話嘛?」我不敢看他的眼,雖然這是從好久以前奢望的夢想,但就想得了樂透頭獎一般,令人不敢置信,甚至懷疑紙上六個號碼,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是啊。」
我直望著他,遠處燈火的光太過昏暗,找不出他眼神透露的蛛絲馬跡,像一湖深潭,黑不見底,潭底隻有不停張望的我。直盯著他,他也不畏縮,接受我如箭的刺探,彷彿要証明不閃避就表示真心。

反倒我扭捏起來,他眼裏有著隱藏不了的自信,微揚的嘴角像在嘲諷我的失常,怎麼我對他的心意,還不夠看進眼底嘛?他是在賭,賭他的自滿與我的掙紮。

沉默的拉距戰,僵持不下的對立,怎麼才能打破這氣氛,所有的等待,就等誰先扔出那一句話,掀起波紋的漣漪。

「嗯…你喜歡我嘛?」
「當然喜歡才會想在一起啊。」你笑得理所當然。
「可是你之前都不曾說啊。」
「因為你有男友,我要怎麼開口?」
「那那那……上次去pub之前吃飯的時候,你還說我不是你喜歡的那型啊。」
「這樣不就像表白嘛?」
「呃……」罵人流利的我,卻被堵得不知該怎麼回話,是太緊張?還是震驚仍未撫平,瞧見他似笑非笑的眼,瞧進了我的靈魂之窗,一雙桃花種在欞前,隻能輕嘆一聲,棄械投降。

「唉……」
「這是答應的意思嘛?」他像個小孩,看著大人手中的玩具,迫不及待想要拿取。怎麼拒絕得了他,我支支吾吾沒有回答,不想乾脆拒絕,也捨不得。會走到這地步,起於意外,會不會最後我們隻是一場誤會,若沒發生那件事情,也不會演出這劇碼,我問不出口,在心底千轉百繞的疑惑。

我沒回話,然你已興高采烈地搭上我的肩膀。
「坐近一點嘛,坐近一點。」

我不掙紮,讓你自以為的喜悅昏了頭,沒注意到我根本就沒有應許,也沒有拒絕,讓你當我是害羞。你的臉漸漸靠近我,面對這種情形已成反射動作,我閉上眼睛,卻一點也不高興。

心裏明白結局會是如何,卻捨不得推開你,像那夜,明明意識到你正在做的事,而我是無力推開?還是借酒裝瘋呢?我打破了一個珍藏的寶物,那份錯愕的驚訝與失去的難過,是怎麼也再無法追回的。

至今,我路過你出沒的地盤,總是多放了一些注意,尋找你熟悉的身影。如果還能見面,我想問你,那在一起的短短時日裏,是真的喜歡上我了?還是,為負起那一夜的責任?謎思在心裏鑿出了細長的洞,風吹過,響著零落的單音,像是思念,輕輕地、輕輕地,飄進風裏。
发表于 2008-11-24 12: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人工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林海谐缘论坛 ( 豫ICP备07015145号 ) |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 管理员:linker(QQ:80555546) 群:3067918

GMT+8, 2020-8-9 07:45 , Processed in 0.039237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