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林海谐缘

 找回密码
 人工审核注册
搜索
查看: 2175|回复: 1

“爱的领跑者”幸福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2-12 15:4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4岁因公受伤成了三等残疾,26年来,他用残疾之躯书写人生价值,收获人生价值。现在每月只有1300元退休金的他,却拥有硕士医生妻子,在国外读博的女儿,这正验证了:好人有好报。

  2008年10月16日,一个五旬左右的男子,走进我刊编辑部,找到“心连心·手拉手”助学活动负责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现金,用不太利索却比较标准的普通话说道:“请将这七千元钱送到需要帮助孩子的手里。谢谢了!”说完,转身就要走。

  来人拄着拐杖,一口浓浓的北京口音,他身着灰白的夹克,墨绿的裤子,衣服一看就知是洗了很多次,略显发白,他的穿着显示,他并不是一个生活富足的人,可一点数:他捐出的爱心款,7000元!

  “我现在每个月的退休工资1300元,”来人证实了我们的猜测,接着,他说,“这是上个月海淀区人民政府授予我‘见义勇为积极分子’称号的奖金。政府和人民对我的奖励,我更要让它们发挥尽可能大的作用。这些年来,我也通过其他途径帮助过一些失学儿童,听说你们杂志社‘心连心·手拉手’办了十来年了,让很多失学的孩子圆了自己的梦想,因此,这次我特地来请你们帮忙……”

  一番简单的交流引起了我们的兴趣,经过一番探访,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渐渐清晰……26年风和雨,不屈的生命善良的心1981年,24岁的刘学军复员返京,在北京市第七汽车厂就职。那一年,这家汽车厂的库房突然着火,刘学军奋不顾身闯进火海抢救国家财产,最终被砸倒在火场。那一次他在医院里做了开颅手术,整整昏迷了七天七夜。之后的半年里,刘学军躺在病床上,“半身动不了,不知偷偷流过多少次眼泪”,但是他没有忘记自己最爱的一本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保尔能做的事,难道我做不到?”几乎绝望的刘学军,默默地擦干眼泪,学着拄拐,最终坚强地站了起来,就在这时,医生告知,因一氧化碳中毒过深,小脑萎缩,只怕他活不过两年。为此,刘学军暗下决心,珍惜活着的每一天。

  26年来,刘学军忘记了自己还是个三等残疾,至少13次奋不顾身舍己救人。

  2002年7月底的一天晚上,从四川来京谋生的涂女士带着刚刚2岁的儿子散步。途经圆明园边的一条河时,蹦蹦跳跳的孩子竟失足跌入水中。涂女士求河边的人救命,却没有人愿意冒这个险。情急之下,不会游泳的涂女士也跳入水中。这时,路过的刘学军看到水中的母子俩马上跳了下去,却因为头磕到石头上而血流满面,小腿也被河里废旧的钢筋刺穿。忍着巨大的疼痛,老刘把母子俩救上了岸。惊魂未定的涂女士看到满身是血的救命恩人,刚想说声谢谢,恩人却悄悄地离开了。

  涂女士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这位好心人,“商场里、大街上,看到中等身材、穿军绿色裤子、戴金边眼镜的人我都不会放过”,但是,却没能再见到这位救命恩人。直到2008年3月8日,正在收看北京电视台早间新闻节目的涂女士突然眼前一亮:电视上的环保志愿者不就是自己苦苦寻找了6年的救命恩人吗?涂女士马上给电视台打电话,通过电视台的联系,涂女士母子终于见到了这位救命恩人,了却了自己报恩的心愿。

  在这之后,很多媒体都报道了刘学军勇救落水母子,6年后母子找到恩人的新闻,也引出了更多感人的故事。

  1982年,救火负伤的刘学军身体尚未康复,因小脑萎缩造成的行动不便使他只能拄着拐杖行走。在一次避雨的时候,刘学军看到了一个误服农药的小女孩口吐白沫,女孩的妈妈抱着不到一岁的孩子哭声阵阵,因为家里还有别的孩子,这位妈妈无法分身。刘学军看到这情景,一把抱过孩子,就向医院走去。但是,糟糕的身体不允许他长时间走路,最后,刘学军只能把孩子抱在怀里,一只胳膊用力,爬向医院。爬到医院的时候,刘学军的腿早就磨破了,膝盖骨已经露在了外面。女婴终于得救,刘学军也默默地离开了。26年后,当年被救的女婴王芳已经做了母亲,却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母亲的教导——一定要找到当年的救命恩人,对他说句谢谢!终于,王芳的母亲也在电视上看到了26年前的救命恩人,老人家让王芳立刻和电视台联系。长大成人的王芳终于见到给她第二次生命的刘学军,一句“干爹”叫得刘学军泪流满面。

  几乎每一次救人,都会在刘学军的身上留下印记。为了救人,他下过大海,闯过火场;为了救人,他留下了一身的伤——掉光牙齿、开颅、骨折、钢筋穿腿,甚至曾被海蜇咬伤。多年来,因救人导致受伤住院产生的费用就高达数十万元,而这一切他都选择了默默承受。

  2008年9月11日,为了表彰和鼓励26年如一日的善行,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授予刘学军“海淀区见义勇为积极分子”荣誉称号,并奖励7000元奖金。

  再多的金钱都不能衡量英雄的行为,然而,英雄对金钱的处理却更加闪现他人性的光辉。

  2008年10月21日,安徽祁门。

  “安徽省妇联‘心连心·手拉手’捐赠仪式”活动现场。

  当刘学军将印着“助学款七千元”的牌子,递交到祁门县妇联方小红手里的那一刻,明晃晃的彩灯下,十四名失学儿童和他们的家长热泪纷飞,台下掌声雷动,不仅仅是因为这七千元将帮助他们放飞自己的梦想,甚至改变他们一生,更因为,这凝聚着浓浓爱心的七千元,是年届五十却已是一身伤残的刘学军用鲜血和生 26年英勇岁月,太多艰难。拄着拐杖,回首26年的风雨历程,刘学军目光坚定却泪盈眼眶:“这些年,我不断地向社会传递着爱心,延续着别人的生命,而这一切离不开我的妻子和女儿的鼓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们的善良是我领跑爱心义举的推进剂……”

  同学的恩人,我要做你传递爱的坚强后盾善良的人的心是相通的。

  1997年,因为因公致残的事迹,更因为多次帮助在校贫困大学生,刘学军被邀请到北京医科大学(现为北京大学医学部)参加一次联谊会。在会上,刘学军讲起了7岁时用零花钱买的雷锋画像,讲起了14岁第一次冒生命危险救下两名溺水儿童,讲起了1981年的那场大火……--刘学军的故事深深地吸引了一个人,她就是他现在的妻子。

  联谊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她走到了他的身边,悄声问道:“刘老师,我该如何帮助一个生活困难的同学而又不伤害她的自尊心?”刘学军的眼睛顿时一亮。

  1995年,她作为东北某市的状元考进了北京医科大学本硕连读班,刚进学校,同寝室的一个同学就深深地打动了她。这个同学成绩优异,可由于兄弟姐妹众多,家境十分困难,一天两餐稀饭就咸菜,营养极其不良。然而,和众多贫困的学生一样,这个同学的自尊心非常强,不愿轻易接受别人的资助。

  于是,作为“校外人”的刘学军开始经常借那个同学的饭卡,在食堂吃饭。为了表示感谢,他经常买些好菜好饭分给那个同学,而自己就啃一些馒头。同学过意不去,不肯接受。刘学军轻声对她说:“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营  养一定要跟上,你是学医的,应该知道,有了好的身体,才能帮更多的人解除痛苦。”每月,趁那个同学不注意,他还跑到充值窗口,给她的卡里充上一两百元的生活费。

  有的时候,她也想通过刘学军帮助一下那个同学,却被他拒绝了:“你现在还是学生,还得靠父母……”这一切,她看在眼里,记在心头。

  1999年的一个下午,刘学军像往常一样,在北京医科大学校内散步,看着挤满了学生的操场,一派生气勃勃的样子。他的心里充满了欣慰。就在这时,排球场地一阵喧哗,刘学军连忙跑了过去,一看,自己经常帮助的那个同学倒在地上,抱着双腿呼天号地地喊疼。“怎么了,这是?”“可能崴了脚了!”旁边的同学忙不迭地回答。“来,放我背上,我来送!”刘学军立即背起那个同学就往校医院跑去。

  检查结果出来了,这个同学小腿骨折,必须立即进行治疗。医生开出了500多元的处方,而那个同学躺在病床上已经痛得不省人事。

  接过医生的处方,刘学军毫不犹豫地走到交费窗口。就在交钱后,刘学军这才发现一个女生跟在自己的后面,一看,是她!“刘老师,真的太感谢您了,等她伤好了,我们一定和她一起去登门感谢您!”

  “我能求你一件事吗?”刘学军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她,不等她回答,接着说道,“我不想你的同学知道是我帮她付的医药费。我希望她能把感谢某个人转而感谢社会,在探寻恩人的路上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帮助他人。这就是我帮助他人的最终目的——让爱得以延续,不断传递!”

  她能说什么呢?这个理由简单而有说服力。她重重地点点头,看他的眼神中除了钦佩多了几许温柔的情愫。她和他的距离在一瞬间拉近了许多。

  2003年6月,她即将结束8年本硕连读的大学课程。进入北京一家大型医院工作。

  月底,北京医科大学外的学院路上,一辆半旧的轮椅上,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先生,推着轮椅的是一位也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老太太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老先生,缓缓地前行。“我希望,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能成为你背后的那双手,助你前进,不离不弃。”她指着那对让人羡慕的老夫妻,一双火辣辣的大眼睛盯着刘学军,期待他的回答。“我比你大太多,还有个女儿……”“我知道,你已经离异多年,有一个女儿,可我就是喜欢你。这么多年来,看着你不图名不图利,做了那么多的好事,帮助了那么多人,我相信,你一定会是个好丈夫!”原来,心存“不轨”的她,早已将刘学军的情况打听得一清二楚。

  2004年的春天,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她和他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的第二个月,她拿出一个信封,从中抽出六张百元人民币,将剩下的2000多元递给了刘学军:“从今之后,工资我只留600元做生活费,余下的你拿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吧!”“这么多年,我没攒下一分钱,让你跟着我受苦,怎能……怎能再用你的钱……”刘学军挡住妻子伸过来的双手。闪着泪花,嗫嚅着说。“每次看你帮助别人之后的那股高兴劲,我也跟着开心。再说了,我当初不就是看中了你这一点吗?!”

  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她基本不去大型商场购物,自己的衣服也是从路边的外贸小店淘来的便宜货。看着别的医生一身名牌,穿金戴银,而自己的妻子却是一身寒酸,刘学军愧疚的心里有了新想法。

  那年的圣诞节,他拖着她,走进了西单的大商场。这爱的表现,她自然了解,但多年的耳濡目染,让她对物质生活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拿起一件2000多元的服装,她说:“这一件的价钱足足可以买我身上的十几件,可咱把这钱省下来买米,能买多少米?把这钱省下来,帮助有需要的人,那不是一件更让人开心的事吗?!”她推着刘学军就向商场外走,打趣道:“这衣服啊,买的便宜可常换常新啊,破了旧了也不心疼,再说了,衣服只要洗得干净,穿得整齐,真正的价值还在于穿它的人!”

  女儿欲做“接班人”——赚钱捐建希望小学如果说妻子是刘学军决心把好事做下去的坚强后盾。那女儿则为他插上了一双翅膀,让他在传递爱、延续爱的道路上快乐飞翔。

  “如果没有女儿,我也不会这么坚强!”说起女儿,刘学军就禁不住地激动起来。

  女儿两岁那年,刘学军遭遇家庭变故:妻子与他离婚后,将女儿留给了他。离婚后的刘学军并没有在物质上弥补女儿失去母爱的遗憾,因为,他每月都会从工资里拿出30%捐献给希望工程。而女儿也早已习惯了粗茶淡饭的生活,只是父亲的一举一动让她在精神上得到了更多的满足。

  女儿上托儿所那年,刘学军刚领了工资去医院看病,却遇到因缺钱无法做手术的病人,于是他一咬牙将自己的工资和帮人代领的工资中的部分拿了出来,帮对方垫付了手术费。而女儿的托儿费却没了着落,随后的两三天里,刘学军将自己珍藏的两箱书,翻了一遍又一遍,将封面擦得锃亮锃亮,之后,依依不舍地全卖了,总算凑齐了女儿的托儿费,又连吃4个多月的咸菜,还清了欠债。

  在刘学军的影响下,女儿更是一有机会就帮助身边的同学。上学时,她几乎每天都会带着五六个同学回家吃饭,最多的一次有十几个。而每每此时,刘学军就会在小院子里支起一个大锅,炒上满满一锅的好菜,煮上满满一锅的西红柿鸡蛋汤。小小的院子里,十来个孩子争抢饭菜吃的场面,让女儿小时的同学至今怀念。直到现在,仍有不少人经常来刘学军家蹭饭。

  1989年,刘学军31岁,因公致残而退休的他被单位送到北戴河疗养。即使这样,刘学军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就在疗养期内,他救起了一对因为捞海蜇而被卷进海水的母子。

  这次救人,毫无例外地在刘学军的身上留下了印记:海蜇在他的小腿上留下了斑斑痕迹,红红一片。起初,他并未在意,可就在回到北京后的第二天,他就发起了高烧。当他独自一人挣扎着走到医院后,他就昏倒在医院里。
  不知过了多久,刘学军感觉到脸上暖暖的,一睁眼,一张稚嫩的小脸凑在面前。刘学军只感觉脸上一阵湿滑,伸手一抹——那是女儿的泪水。“爸爸,你饿了吗?我煮了方便面。”说着,她从旁边端过一只用厚厚棉布包着的铝锅,里面是满满的一锅方便面。刘学军端起来,拿起汤匙,在铝锅里一搅。面粘在锅底,还有一点点焦糊,一看就是水放得少了。刘学军没有犹豫,大口大口地将一锅的面一气吃完,然后用手抹抹嘴,咂吧着嘴说:“真香,真好吃……”将女儿搂在怀里,眼泪却顺着脸颊滚滚而下。

  原来,在外一直玩到吃饭时间的女儿回家后,发现父亲不在家,问邻居才知道父亲病了。想到父亲肯定还没吃饭,从没做过饭的她煮了一锅方便面,走了四里多路,端着铝锅来到医院送给父亲。

  刘学军的身体力行,在女儿幼小的心灵里植下了善良的种子。中学时期,她就经常把自己的零花钱分给家庭困难的孩子花,还立下君子协议:将来毕业赚钱后,有条件的话,一定和父亲一起捐建一所希望小学。

  两年前,女儿大学毕业前往澳洲深造。女儿出国前,刘学军和女儿依依惜别。他拉着女儿的手说,如果自己哪天不在了,除了将眼角膜、器官捐献出来外,还要将自己的身体捐献给医学院,剩下的部分烧成灰后,给一百棵树当肥料,“这样将来这些树木做成凳子你能坐,盖起房子你能住”。父亲的一席话,听得女儿泪流满面,使劲点头说一定答应父亲。

  女儿出国的这两年,父女俩经常通过电话和网络联系。一次,刘学军问到了女儿的境况,特别是情感生活,嘱咐她,如果遇到合适的小伙子,千万别错过了。没想到,电话那头的女儿调皮地一笑:“我现在就想着好好地完成学业,回国工作,挣点钱,爸爸,你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啊,我们可是说好了要建一所希望小学的哟!”电话这头的刘学军不住地点头:“爸爸没忘,你真是我的好女儿,爸爸这个班,你接定了!”

  2008年5月,是早已约定好的女儿回国的日子,为了省钱,两年来,女儿一直没回国。而这个月的12日,那场突如其来的地震改变了父女俩原定的日程。

  第二天一早,7点不到,刘学军就将刚发下来的1300元捐赠给北京市接收救灾捐赠事务管理中心,十年来,老刘在中心的捐款已经创造了一个纪录——1976年的唐山地震,1998年的张北地震和南方洪灾,2003年的“非典”。2008年的雪灾和地震,每一次都是刘学军第一个到北京市接收救灾捐赠事务管理中心办理捐赠事务。

  5月13日晚上,女儿从澳洲打来电话:“爸爸,我看新闻说四川地震了,我也想做点什么……”“好啊,爸爸支持你,你一回来就去灾区吧。”“爸爸,我想了想,我不回去了,这两年我勤工俭学挣了三万多元,这是我回国的路费,现在我已经把它汇到您的账户上了,您帮我捐给灾区人民吧,我想也许它比我回去更能解决灾区人民的困难!”“女儿好样的!爸爸这就去灾区,一定把你的心意带到!”

  5月18日,刘学军取出自己积攒多年的2万块钱和女儿汇回的3万元,带着两大包方便面和矿泉水,以志愿者的身份自费飞赴四川。在四川,他走到哪里就把钱分到哪里。看到因地震致残的老大爷,刘学军给老人留下了1000元的养老钱;看到失去亲人的小朋友,他又分出去500元。就这样,5万块钱在一个星期之内几乎都被刘学军分了出去,“只剩下一张机票钱”。无奈之下,刘学军只能离开四川。

  在回家的路上,好人刘学军又做了两件好事。他飞身从车轮底下推出了一个女孩,又在机场和工作人员沟通后将自己的机票让给了一个生病却买不到当天机票的大学生志愿者,自己却在候机大厅蹲了整整一夜。

  “很多人都说我傻,可我觉得值。每当看到受过我帮助的人把这份爱传递给他人,我就由衷地感到高兴。最重要的,我还收获了一个贤惠的妻子和一个孝顺的女儿,有了她们,我还会把好事一直做下去!”说这话时,刘学军的眼光里充满了温柔和坚定。
发表于 2010-5-19 08: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向作者致敬~不容易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人工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林海谐缘论坛 ( 豫ICP备07015145号 ) |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 管理员:linker(QQ:80555546) 群:3067918

GMT+8, 2020-7-4 09:58 , Processed in 0.030656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