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林海谐缘

 找回密码
 人工审核注册
搜索
查看: 767|回复: 1

朋友旧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8-3 11: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朋友旧作


《破碎的家园》  
一、遥望北方  

不是每个草原都有彩色的云彩  
不是每个湖泊都有成群的羔羊  
不是所有的雄鹰都可以自由飞翔  
不是所有的马儿都能奔跑四方  
…… ……  

向北,向北  
我漂亮善跑的三菱吉普  
绿色地毯上的马儿,快些跑呀  
我的布里亚特和巴尔虎兄弟啊  
巴音宝日格回来啦  
草原的风吹起来呦,那木其其格的歌子唱起来  
快些告诉她——年老的额吉,她的  
巴音宝日格回来啦,扎着蓝色的布斯  
穿着果托日的巴音宝日格,他回来啦  

花白了头发的朗格大叔呵  
我下车问候您那:塔赛音白努  
我没有了马儿,没有了袍子,可我是  
巴尔虎真河养育的儿子噢  
抹上希米丹的面包明天再吃,巴雅尔太  
我年老的额吉在高高的草垫子上遥望  
他小驹子样跑掉的巴音宝日格呦,回来啦  
回来噢,回家去噢  

海子边上鹰舞跳起来啦,谁家的新娘子  
漂亮呦。牛羊赶回格日去噢,我要换上  
久违的德日,回我那乌珠穆沁去呀,半个故乡  
巴彦尔沁飞出的白云呀,晶莹剔透  
我也想飞噢,象毕力贡和热一样  
悠扬的马头琴在我心头拉起  
我想悄悄的亲吻你呀,海子边的青草  
回家去,向北,向北,回家噢  

二、乌珠穆沁  

没有了草的乌珠穆沁呀  
这儿是什么地方?这不是我的家呵  
我的乌珠穆沁水草丰茂  
这可怕的石头压碎我梦境的石头  
荒凉的戈壁浅浅的枯草  
我无法喘息,无法记忆,一夜的风啊  
伐去我岁月的白杨  
冰冷的泪水呵,救活我年长的树嗄  

阿洛达来,没有草的阿洛达来  
狂风乱舞,黄沙满天  
我的海子呀,没有清清的水嗄  
雪山,淡淡的眉毛,天上的两对眸子  
破碎去的光冷冷的照  
低矮的土皮房里年迈的额吉  
油灯依旧,可我水草丰茂的乌珠穆沁呀  
你去了哪里?去了那里嗄  

文明?新世纪?  
没有了水的文明?依旧没有电没有路的文明?  
十年呵,退化千年的十年呵  
干旱、黄沙和哭泣,我的乌珠穆沁呀  
下场雨吧,就算是哭泣  
没有眼泪的乌珠穆沁,艰难活着的乌珠穆沁  
我十年梦幻的家呵,如此贫瘠  

叫我如何去忘记?忘记你  
草长鹰舞的春天,七采十色的花  
芳菲的柔风,漫天钻石样盛开的星星  
娇俏的云蔼去了,绿海里的花儿榭了  
乌珠穆沁呵,嫁去远方的姑娘  

谁嗄?谁侮辱了我可爱的乌珠穆沁  
谁偷走了我记忆的金珠  
我把马棒带进帐房,那又怎样  
我要磨亮飞马的弯刀,我要去  
去复仇,就象西方不归的勇士  

该控诉的万神啊!你竟让  
风魔断送我祖先辛勤千年创下的家园  
穿上法衣的萨满,你那么老朽  
比那风魔更卑鄙的手呵,小心了  
总有一个巴特尔会砍断你肮脏的爪子  
我的火把和弯刀,我的  
远在天上的呼伦贝尔姐妹  
再挖下一个海子吧,为我  
被欺辱的乌珠穆沁,破碎的家……

三、白发额吉

写在紫褐色皱纹里的岁月呵
我白发的额吉。酥油灯亮了四百年啊
我那灯下的与神对话的额吉
乌莜黛与诺恩吉亚的古歌轻轻哼吟
我看见那一颗浑浊的泪,它流下来
流下来,爬满落日,苦难的河

破马鞍子可以补好,可补不好呵
乌珠穆沁流着血的心嗄
我干瘪着双手的额吉呀,您补不好嗄
远方的天色已经竹黄
破门前的额吉念叨晚归的羔羊
蓝色天穹上纯净的霞光
束束光芒的琴弦上牧歌奏响
遥远的雪峰沉默无语,晶莹的冰川外面呀
我蓝色的故乡
荒凉的乌珠穆沁呵,孤独的坟场

我拿起马鞭走上山冈
荒草淹没的英雄路嗄,弯刀劈开的光亮
惊慌的浓云三岁马似的奔跑
四野的大风抽干我儿时的幻想
城中的人在苦心编织存活的蛛网
我怎忍心骗您啊,我白发的额吉
不是所有的人都开着三菱车住着白色的大帐
不是所有的人都唱着钢嘎哈拉笑饮琼浆
那没有牛羊的城里比羊圈肮脏

掩埋在黄沙下的香格达呵
我精神的家园,罪恶啊,两根手指
残忍的掐断,掐断,掐断梦想
我炫耀万次的乌珠穆沁没有洁白的羔羊
欢喜的额吉呦,你的巴音宝日格在
冷风里流泪,对着群山悲戗

四、鹰死

鹰要死嗄,向着高高的太阳直飞
暗淡,暗淡,消失在三万尺的云上
鹰呵,你死,不会死在被你鄙视的地上
你飞高,飞高,永远俯视大地的渺小
你这草原上的神呵,倔犟孤傲
我敲响皮鼓给你悲壮的力量
走嗄,乌珠穆沁不再是你留恋的地方

巴音宝日格要走嗄,鹰一样的悲壮
大风卷走了枯硬的草蓬蓬团啊
留下沙窝子,乌珠穆沁的满头疥疮
草原外的人啊,你永远不懂嗄
你的草原不是蒙古人生养的地方
你的草原呦,眉蓝唇红明眸亮齿
我的阿洛达来噢,只有
晒焦皮长满虱子的牧人在肆意狂唱
我的草原死了嗄,鹰样的悲壮
你的草原活着嗄,婷婷袅袅的模样

千里黄沙呦,我死去的草海英勇的
脊梁。你不懂那沙漠嗄,有红柳冢不屈的希望
给我一马袋的水嗄,巴音宝日格走嗄
不说巴雅尔太啊,我怎忍心看见
最后一个海子干涸的绝望
谁来救救它啊,梦里香格达的芳香

把那奶子酒饮尽嗄,黑路还长
我死去的乌珠穆沁呀,永远的家乡
异乡人嗄,你赞美沙海的空旷
不要责备我的冷漠呵,我的心在沙梁的云上
不要送我啦额吉,巴音宝日格丢了
丢在记忆里万花的故乡
海子里刺骨的水啊,激醒我醉了乌珠穆沁嗄
别让巴音宝日格啊,象蒲公英的孩子飘向远方

五、大野苍凉

四壁清寒,我的书房,唯一的
灵魂安息的地方。陈列,简单的书架
被古老的希腊尘灰掩去的撕裂的肢体
逝去的部落,一个异族的思想
狂妄的放荡于粗砺广袤的北方,无法归来
潮涌的灵感冲击无限恐惧的寂静
让人迷失的静默,没有归宿的平衡

一个声音遥远在飘渺的空中甜美的
呻吟:来吧,梦幻的世界
超越一切已知与未知的诱惑。是你
巴彦乌拉,我轻舞的飞星
你呻吟,因为草的死亡,因为难以承受的
开垦的负重。你呻吟,呻吟出一只
旋出天际的云雀,自由而孤独

大野苍凉呵,残破的记忆
温暖的黑暗抱拥最后一个游牧人的寂寞
那个秋天,漫天黄叶轻轻飘落
可飘不落嗄,我记忆里沙蓬花上
一颗游子的心呵。欲泪的明珠一滴
跋涉万里,终于绝望的露水
永远不忘的白音乌拉呵
秋夜冰冷的星空下,怀抱着心爱的姑娘
一刻或已永恒,想得到爱情
漂亮的黑骏马呵,跨进记忆的河流去吧

大野苍凉啊!你大大的眼睛空洞无语
干枯的神经,我的生计,最后
一个营生:绿野上炊烟的帐房
燃烧的梦境。伯勒根河边凛冽的夜风呵,吹散吧
伴我十年残酷的梦。朝阳死去
我何能在这万里之遥沐浴
白音乌拉山下冰冷的霞光。尘土
终会归于静寂,可我沸腾了的心嗄
却叫我如何抛弃啊!浸入骨头的乌珠穆沁



3年没见面了


发表于 2008-12-3 12:2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纵横网络bbs多年,自以为再也不会有任何帖子能打动我,没想到今天看到了如此精妙绝伦的这样一篇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人工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林海谐缘论坛 ( 豫ICP备07015145号 ) |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 管理员:linker(QQ:80555546) 群:3067918

GMT+8, 2020-8-9 08:21 , Processed in 0.033463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